联系方式

  • 联系人:点击二维码
  • 微信:点击右边二维码扫一扫→

傅唯西阮糖帅叔叔(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

2022-07-03 09:56:10 1 修改  | 投诉  | 刷新  | 
联系方式   联系人:点击二维码   微信: 点击右边二维码扫一扫→  

【2022小说资源推荐】《帅叔叔》傅唯西阮糖小说无弹窗全集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

▲【高清版+完整版+完结+APP】【推文+百度云+加贴网盘+限时免费】小说

(无删减+不弹窗+无弹窗+无广告)更多无删减小说资源抢先看正版。

完整版保存上方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识别二维码,

即可永久不丢失阅读劲爆爽文!!!



以下非正文,请保存上方二维码阅读正版!!!


在浑浑噩噩中好不容易恢复意识,白溪薇只觉耳边突然一声尖叫,让她一个激灵,耳鸣到脑子一嗡。

“灾星。”

“扫把星,老白家到底造了什么孽,怎么会招来你这么一个倒霉鬼......”

“哭,哭什么哭,还有脸哭,丧门星生下来就没好事儿,早知道溺死算了。”

白溪薇只是抗议的嚎了一声,出口却是婴儿的猫叫,吓得她赶紧闭上了嘴,依旧换来好长一阵骂。

多少天之前她似乎醒来过一回,刚发现自己变成了婴儿又晕过去了,瞧着这是......过了好几天?

微眯着眼朝声音来源处瞅了瞅,只见床前有一个精廋的老太婆,头发半白,叉腰瞪眼,横眉怒视着她,嫌恶之色简直要溢出来。

白溪薇眼睛一闭,干嚎。

灾星什么的,扫把星之类的说的是她吗?这么重的帽子她可承受不来,欺负她现在不会说话,只能被骂是不是?

赵桂红脸上的老皮一抖,小眼睛斜吊着更圆,嘴巴一张就要继续。

旁边突然挤进来一个年轻的女人,伸手就将白溪薇抱起,安抚的摇了摇,拍了拍。

“妈,孩子还小呢,你这么大声把她吓着了。”

女人的话不仅将赵桂红的谩骂堵了,还将白溪薇的哭声噎了回去。

身体对这女人的气息极为熟悉,白溪薇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瞅着,这是她妈?

赵桂红气笑了,继续叉腰:“说两句都能将她吓着了?敢情你生的是金疙瘩啊!半点都说不得?”

“咱老白家的孙子孙女也有十几个了,就你生的娇气?”

“一出生就引来祸事,老爷子现在还躺在床上呢!老三从小到大身子骨多好?她一出生就病,反反复复病了一个月才刚好,现在身体还虚得很。”

“还有我,给你们当牛做马几十年了,做饭无数顿,怎么就她出生的时候见了血?瞧瞧,这手指头现在都还有条疤呢!”

“这么一个扫把星你倒是当宝?呵呵,小心哪天克死你。”

白溪薇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努力提取话里的信息,原来她已经出生一个月了,不过其他的祸事有没有这么凶残?莫名其妙的锅她不想背。

感觉自己妈抱着自己的手一抖,白溪薇连忙抬眼看了上去。

凌秀君的脸色一木,眼神乱瞄:“妈,你已经说过很多次了,那都是巧合,刚出生的小孩子能克谁?”

白溪薇心一沉,微微心塞,她妈明显也是信的,只不过还撑得住。

赵桂红冷笑:“巧合?你倒是说个四五六出来啊,除了出生那天,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情还少吗?莫名其妙鸡掉粪坑了。晴天白日的说下雨就下雨,分到的粮食都淋湿了。”

“整天上山下河,跟猴子似的二狗子,近一个月来总是摔来摔去,头都磕破了,难道这些都不是受了扫把星的罪?”

“用簸箕,簸箕坏;用蔑兜,蔑兜绳断;用背篓,背篓底烂......”

白溪薇惊呆了,短短一个月发生了这么多倒霉锅?她给全背上了?讲真,连她都要信了。

“妈......”门口传来一个沉稳的男声,倚在门口看戏的妯娌连忙让了让。

赵桂红的吐槽戛然而止,回头说道:“老三啊,你看看,这灾星一出生咱们家遇上了多少倒霉的事儿?数都数不过来,今天老大家的二狗子又被人打破了头,以前,二狗子跟人打架什么时候输过?”

白溪薇觉得自己三观都被刷新了一遍,这打架打输了也怪她?

一抬眼,白溪薇发现自己妈的脸色有些奇怪,眼神有些期翼的看着她爸。

这发生的又是哪出?在期待什么?

老三白易天眼珠子微动:“妈,这事儿说不清楚,怎么能怪菊花呢?还是那句话,分家吧,分家后就算菊花是灾星,也克不到旁人。”

闻言,凌秀君全身上下散发着强烈的欣喜,她家男人终于悟了,不枉她这一个月不断洗脑。

全神贯注等待婆婆回答的凌秀君压根儿没注意怀里的小人儿已经石化。

白溪薇整个脑子已经听不到其他,只有两个字在无限闪烁。

菊花?什么菊花?谁叫菊花?这么蠢的名字不可能是她,绝壁不能......白溪薇心肝一紧。

姓白,还叫菊花?白菊花?这是要咒谁呢?

赵桂红噎着,抬眼就看见自家儿子认真的脸,以及大房二房人的期待,心念转了又转,其实内心是认可的。

白菊花出生的时候,凌秀君就借此提过,那个时候赵桂红还不以为然。

可经过一个月的倒霉事儿,她打心底忌惮了,动摇了。

“老三,说什么蠢话?”院子里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白老爷子杵着拐杖站在堂屋门口:“父母在,不分家,少想些有的没的。”

“老婆子,你也别整天骂骂咧咧的,大房的二狗子打架输了,还能怪三房的小丫头?说出去也是让人笑话。难得农忙结束,你就不能歇歇吗?”

赵桂红呐呐,心有不甘:“这家里倒霉的事儿未免也太多了,我哪里安心得下来?”

“这一个月下来,让外人看了多少笑话?不过是个丫头片子,要么扔了,要么送人,也好过留在家里惹了晦气。”

一听这话,白溪薇立刻解除石化,顾不上纠结,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她现在还只是一个毫无行动能力的婴儿,若是被人遗弃,估计也活不了,等她再长大些就好了。

凌秀君抱着孩子站在门口,扫了一眼看戏的妯娌:“妈,这年头虽然难,可溺死抛弃孩子的还要不要名声了?小妹紧接着要说亲了,还有大哥家的翠花也到了年纪,摊上一个坏名声,还怎么嫁?”

老爷子白京明眼皮子微跳:“老婆子整天瞎嚷嚷什么,孩子都已经满月了,你能狠得下心来扔了?还要不要脸了?咱们白家有穷到这种地步了吗?”

“天色不早了,还不快去做饭,别没事儿找事儿。”

Copyright © 2005-2021 艾艾排行榜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0200827号